话说狐狸精『转载』

Standard

某日我在小巷中行走,忽闻背后有人大叫狐狸精。十分好奇转身一看,原来是两名妇人正在争吵,想来又是些争风吃醋的烂事。初时两人只是争吵不休,一些平常难 得听见的污言秽语从樱桃小嘴中吐出,颇有些可看性。便坐在路边石阶上掏出笔记作现场记录。继而动起手来,女人打架无非是扇耳光、扯头发、抓脸、拉衣服之 类,如同屋顶上争夺地盘的野猫互相撕咬,实在不堪入目。便匆匆走了。

这”狐狸精”三个字堪称国粹,在《国骂三字经》中排行绝对在前十名以 内,其普及率可说是妇孺皆知。因其涉及到女性之性格心理,被骂的通常都是性感美貌的女性(我不知道在男同性恋中是否同样盛行)。一般出于女性之口方为辱 骂,有不知廉耻,好勾引男人之意;若出自男性之口,且轻声细语,被如此称谓的女人大概会觉得飘飘然了。

比之西洋俚语国骂bitch(婊 子),似乎尚显温和,使用范围更广。”狐狸精”通常是指业余的,比如抢别人男朋友,勾引别人老公的坏女人,坏在心术不正;就算未做出苟且之事,只要关系暧 昧便可使用。bitch一词是指职业卖身的女人,可说是坏在行为本身,”一点朱唇千人尝,一双玉腕万人枕”先有事实然后方可骂之。

狐狸精又名狐仙,民间俗称大仙。法力高强,可幻化人形。《玄中记》煞有介事的提到:”狐五十岁,能变化为妇人,百岁为美女,为神巫。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,能知千里外事。善蛊魅,使人迷惑失智。千岁即与天通,为天狐。”

狐 狸精最早是以祥瑞的正面形象出现的。上古时期,即有狐之图腾崇拜,涂山氏、纯狐氏、有苏氏等部族均属狐图腾族。狐狸精对是中国第一个奴隶王朝——夏朝的建 立也有突出贡献。大禹治水时,整天忙碌无心结交女朋友,一副有为青年事业为重的样子,眼看就要绝后。有一次他走到涂山,看见一只九尾白狐(九尾意味着子孙 众多),意有所动,于是就在此地娶妻生子。他的儿子启,后来成了夏朝的开国君王。

此后,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,对人尤其是女人的性格心理有 着空前绝后的迫害和压抑,这种压抑的心态成了诞生”狐仙”文化的最佳温床。《朝野佥载》记述:”百姓多事狐神,房中祭祀以乞恩,饮食与人间同之,事者非一 主。时有彦曰:无狐媚,不成村。”由此可见,狐狸在封建社会,最早是受到女性的喜爱,并将它作为讨好配偶的神祗的。狐狸漂亮的皮毛、小巧可爱的身躯和狡诈 精怪的脾性,在古人心目中,实在只有娇媚的女人可与之相比。狐狸还似乎代表了某种诡秘的精神,尤其是涉及女性的性格心理。

狐狸在先秦两汉 的地位最为尊崇,与龙、麒麟、凤凰一起并列四大祥瑞之一。汉代石刻画像及砖画中,常有九尾狐与白兔、蟾蜍、青鸟并列于西王母座旁,以示祯祥。还有人总结说 狐狸有三德:毛色柔和,符合中庸之道;身材前小后大,符合尊卑秩序;死的时候头朝自己的洞穴,是不忘根本。由此可以推论,狐狸在夏至汉的两千多年的日子 里,是生活得非常滋润的。

汉代以后,狐狸精作为祥瑞的地位急剧下降。先前对狐狸的好话全没了,剩下的都是些不体面的词,如狐疑、狐媚、狐臭之类,都快成为贬义词大本营了。长此以往狐狸精就成了生活作风出问题的代名词,成了著名的淫兽,至今仍未翻身。

汉 代的狐仙故事较为原始,极少有积极意义,狐的神通魔力也有限。到了魏晋南北朝,狐狸才开始人化,变得乏力无边,还获得了人的感情和智力。如葛洪所著《西京 杂记》一书中,有古冢白狐化为老翁入人梦的故事。《搜神记》一书内,谈狐的作品甚多,足见晋人喜谈狐仙,已成风尚。不过小说情节单一,程式化。结局凄惨, 没什么人情味可言。故事当中的狐仙虽然神通广大,但有其自然属性的弱点。比如,它们怕狗,遇上就会现出原形;另外狐狸有臊气,变形后仍留有尾巴等。

到 了唐代,狐仙小说依然盛行,像《任氏》、《计真》等篇开始大肆宣扬与狐有关的灵异事件。宋代,民间还出现了”狐王庙”;明时,谈狐的作品渐少。至清代,以 《聊斋志异》、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为代表的笔记小说又大畅其说。《聊斋志异》更是集狐仙之大成,大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。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们,集人类全部美德 于一身,成为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强调友谊、尊重真情,反而比人类更可爱。

谈狐狸精,不能不说的就是妖狐。妖狐的概念最早出现在汉代,东汉许 慎所撰《说文解字》中说:”狐,妖兽也,换所乘之。”传奇及小说中的妖狐,具有超自然的力量,多数幻化成美貌女子,能摄取财物,预卜人之祸福。最主要的特 征是作为色情的象征,魅惑异性。因而民间将性感迷人的女性称为狐狸精,古代则谓之”狐魅子”。

既然是狐媚子,狐媚子的本性就是要迷人。与 穷书生热恋无疑是浪费狐仙们的魅术,大材小用了。于是魅惑帝王就成狐狸精的最佳选择。由此狐狸精又成了红颜祸水的代名词。按照男权社会的逻辑,昏君之所以 昏聩,总是因为一个或者几个女人不好。于是亡国之君,就大抵与这些”狐媚子”有了干连。启蒙读物《幼学琼林》中,就迫不及待地对孩子们进行”警惕狐狸精” 的教育:”三代亡国,夏桀以妹喜,商纣以妲己,周幽以褒姒。”据此,夏末帝桀的妃子妹喜,堪称”千古第一狐狸精”。

妹喜算是”千古第一” 的话,妲己就算是狐狸精的典范了。妲己的罪状在《史记·殷本纪》中也就一条”惟妇人言是用”;但在到了《列女传》的时代,炮烙、剜心,就统统归于妲己的唆 使。在元杂剧中,囆盆、敲胫、剖腹、陷害姜皇后诸般惨事都派定了妲己。到了明代许仲琳写出《封神演义》,妲己已经被塑造成集邪恶与美貌于一身,奉神明旨意 惑乱纣王,断送商朝六百年天下的九尾狐狸精。如今,只要一说起狐狸精,人们没法不想起妲己。

21世纪,科学发达,人们也变聪明了。没人会 真的相信存在狐狸精,所以狐仙少了,狐仙的爱情故事也更加虚无飘渺。立志要做狐狸精的女人却越来越多了,男人不用变成蒲松龄就能艳遇狐狸精。此外,像我这 种无聊闲人,能偶尔看看”狐狸精”为争夺男人打架的丑态也算一大乐事。(无聊者的人生价值就是:将旁人的丑态尽收眼底,以自娱;承担起传播谣言之重任,以 娱众)

原文来自 倍可亲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